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张掖  >  民乐县

民乐县永固古城 烽烟千年后的寂寥身影

 2021/08/27/ 14:58 来源:兰州晚报 宋轩

永固古城 烽烟千年后的寂寥身影

  1

  民乐的历史,当从永固说起。

  青海北,青藏高原边缘,一条通往甘肃河西的峡谷叫扁都口,古称大斗拔谷,祁连山一个重要关隘。据考证,扁都是藏语,大斗拔和祁连为匈奴语。口、谷、山为汉语,从名称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地方。这里曾是大月氏的牧场,是匈奴分割牛羊草场的地方,也是吐蕃人醉酒跳锅庄的舞台。从青海省祁连县的鄂博镇,沿国道227线,爬过鄂博垭口,便走进了大斗拔谷。这个峡谷很有名气,据说霍去病、张骞、苏武、法显和尚都从这里走过,还有一些边塞诗人岑参、李益、王维也走过。

  走出大斗拔谷,便到了永固城。

  永固古城在扁都口以北十公里处。2000多年前,祁连山北麓水草丰美,牛羊成群。据说这里曾是一个叫土强国的都城,后在此盘踞的,是乌孙和月氏两大民族。月氏势力雄厚,控弦十万,凶残彪悍。当时祁连山下尚是一片蛮荒之地,气候润泽,森林茂密,草场丰美,是天然的好牧场。最初乌孙在此盘踞,时间大概在夏商时期。后赶来了月氏,这个民族以征伐杀戮著称,很快赶走乌孙,占据扁都口一带祁连山广袤的森林和草场,开始了逐水定居、牧马祁连的富庶生活。他们在现在的永固古城一带设置王庭,在东西湖之间的高地,修筑城池,架设箭楼,遂有了古代的河西重镇永固城,也称永固营。永固二字,也许是霍去病征西后所命的汉称,也许古已有之,合了汉意,无可考证。

  2

  一片肥地自然有人垂青,在富庶温润的环境中生活,大月氏逐渐失去了纵马河西的豪情,他们泡着美酒,吃着牛羊肉,搂着娇美的妃子,在祁连山下,尽享人间的快乐。但一个更强大的民族,就像祁连山的狼群,窥视并涌向这座古城。深邃的护城河挡不住马队的铁蹄,高大的城墙挡不住雨一样洒落的利箭,一夜,这个曾经辉煌的民族风一样消失在河西大漠,空留月氏王的头颅,被残暴的匈奴单于作了饮器。

  这个故事发生在西汉,据说在公元前176年。月氏族的都城永固,从此成了匈奴的夏都。他们据此为根据地,铁马秋风,时时窥探侵袭中原的土地,大汉帝国的子民。

  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数次侵扰中原的匈奴,终于引起汉武大帝的震怒。公元前121年,英姿飒爽的少年英雄霍去病终于到了河西,踏雪扁都口,饮马祁连山,使匈奴这个强大残暴的游牧民族,唱着“失我焉支山,六畜不兴旺”的悲歌,一夜间消失在茫茫戈壁。

  霍去病攻打永固城,以永固东山为界,东山以东为黑城,以西为永固。没有村落,到处都是牧场和野兽,村落建制是明朝以后才有的事。黑城有匈奴浑邪王驻军,修建有坚固的城防,牢牢守护着夏都永固城。霍去病兵出黑城,据说士卒乔装为牧羊人而混入城池,一举捣毁匈奴以东防线,直捣永固城。永固城东西北三面环水,沟壑纵横,水草丰美。永固古城东西南皆有城门,唯城北傍水无城门。汉军便在城北一带屯军扎寨,因霍去病17岁被汉武帝御封骠姚校尉,世称霍骠姚,故将驻地营盘称为姚寨。黑城、姚寨东西夹击,铁桶一般保卫并攻克了永固城。后世为纪念这段辉煌历史,于上世纪50年代,将山丹黑城依霍去病之姓更名为霍城。姚寨则早在屯军攻打永固时即被称为姚寨,后世沿袭未变。

  霍去病攻克永固,在永固以南广袤无垠的牧场,设立皇家马场,屯兵养马,为部队源源不断供给战马,为他千里奔袭提供脚力。他的一部分将士为巩固疆土,安抚乡民,牧马祁连,留守永固,守护着这片刚刚划入中原版图张掖郡的牧场。黑城和姚寨,两个屯扎过军营的地方,成了留守士卒的根据地和大后方,他们在这里建房,起居,生活,繁衍生息,死后便葬在东山一带,形成现在的八卦汉墓群。八卦营,现在永固镇的一个小村庄,当年正是霍去病驻军训练、登台点将的营盘。营盘的北门,是雄伟的永固古城,南面,直到焉支山一带,是广阔的皇家牧场。现在八卦营的点将台,依然高高屹立,默默追悼着那段久远的历史。

  3

  永固古城历经三朝,先后被称为月氏城、单于王城,后称汉城。姚寨村脱崇德老人讲,永固古城方圆9.3里,当地百姓称为九里三城,后因年代久远,坍塌损毁。现永固南关村以西遗留古城墙,即为古城西北角部分。古城西临西沙河,位置即现在永固镇通姚寨村村道处。东靠东湖,即现在童子坝河滩。无北门,城北为水波荡漾的湖泊沼泽。城南位置现叫岗子地,在永固镇政府以南,新中国成立前尚有一道高岗,其实就是南城墙,后消失。2003年地震搬迁至童子坝河滩的重建新村东湖村,即为当年东城墙以东位置,现称东城湾子。

  霍去病攻克河西,设酒泉郡、张掖郡,民乐方有正式建制,称为氐池县。氐池县留守的,全是霍去病征战河西的屯军将士,统御着未及逃离的牧民。他们的后代,当是民乐最早的土著居民。

  历史无法复原,古人的脚印早已被西北的风沙和祁连山的洪水淹没,但一个人却真真切切的来过,续写了永固古城的辉煌,他就是隋炀帝。

  隋炀帝在永固城朝会西域27国国君和使臣,再击匈奴,将大隋帝国的威仪遍洒河西。永固老城历经两千多年的风蚀雨淋、战争攻伐,早已只剩残垣断壁。明朝,移民风潮风卷西北,永固古城因独特的地理和丰美的水草,重新受到商家青睐,五湖四海的商旅走卒纷纷涌向这里,经商开店,有些永久驻留永固,娶妻生子,成了永固城的一员。来自四面八方的商贾、小贩、手工业者和逃荒人,以手艺为生,靠走商致富,很快在永固城形成一个大集市,鼎盛繁华,富极一时。逃荒人、流浪者,就像蜜蜂发现了蜜源,携家带口,纷纷赶往这里,成了各大店铺的雇工,也成为这里的永住民。旧时的永固人很少种地,全做生意,据说当年有二十四行当手艺,这里样样俱全。

  这里距青海不远,富庶的名气,吸引着青海省湟中、湟源、门源一带的土匪犯境,民不聊生。为防匪患,永固人重新夯筑已经倒塌的城池。时过千年,永固城早已失去了皇都的威仪和财力,不得已蜷缩城池,明清时再筑新城。新城方圆一里多,不及旧城十分之一,位置即在现在永固古城遗址,有东门、西门、南门,无北门,均有城楼和瓮城。城楼只有门洞,无城门,城门设在瓮城,东西南三面瓮城均向南劈门进出,有巨大门扇,上有铁皮和铆钉,当地人称为疙瘩门。城北部有玉皇庙一座,新中国成立后损毁。城中有城墙一道,东西走向,被称为长城梁子,墙体厚实,中间辟门洞进出往来,形如算盘,故称算盘城,长城梁子亦被称为算盘梁子,上建万寿宫。新城被一劈为二,面积大、人口多的部分称为内城,面积小、人口少的部分称南关。南门位置在今永固镇政府所在地永民公路处,北城墙距南城墙一里地。东城墙位于现东街小学以西100米处,西城墙位于现永固派出所位置处。当地人称东青龙,西白虎。三道城门均建城门楼子。城内南关位置有一大十字,有东西南北大街,但南城门却未在南北大街正对位置,而是向东错过一截,据说起避邪作用。

  4

  匈奴走后,这里居住过羌族,又称永安人,后迁居青海永安城。

  青海土匪三年一犯境,侵扰着这里的乡民。清朝张掖设镇台,辖永固设协台,有兵马500人,下设扁都口游极、黑城游极、马营墩游极、大马营游极、俄堡游极、白石口游极、大河游极,镇台管协台,协台管游极。永固城有水井十多眼,设粮廒、箭道。清朝同治年间,青海土匪再次犯境,攻克汉阳城。永固协台扎拉芬,闻讯到家庙上香,祈求祖宗保佑。岂料土匪快马神速,扎拉芬刚出院门,便在大十字被杀。

  永固出过一个大乡绅,时代并不久远。民国时期,永固秦家一户,家境贫寒,夫妻寄居打麦场的场房。女主人用石臼砸盐,突然一块地面陷落,灰土中掩埋着一个陶缸,夫妻遂挖出陶缸,里面竟满装银子,遂发财,世称秦家地主。夫妻有子五人,其中三子最有胆略,名秦永隆,人称秦三,与青海八宝二四滩地方的聂家有交际。八宝二四滩在青海省祁连县八宝河流域一带。聂家本为祁连一带土匪,在兵荒马乱时代雄踞青海,成为远近一霸。在聂家土匪扶持下,秦家佣人放牧,组建商队走商,驼队北走大漠,牦牛南冲青海,贩售物资,垄断市价,富庶一方。军马场当时被称大滩,皆为秦家牧场,实力广及方圆百里之外。秦家地主世居永固城,其豪宅遍及古城,城中心有豪宅五座,南关有三座,均为河州匠人修建,木榫结构,门楼高耸,有店铺无数,富丽堂皇。新中国成立后,秦家房产充公,先后设乡政府,驻骑兵团,秦家地主后人赶着他的牛羊和马匹,游荡在青海放牧,将羊2万多只、牛2000多头、马1000多匹,捐献给青海省祁连县政府,永驻青海。

  世事变迁,千年一叹,永固古城早已只剩残垣断壁。几座砖塔孤独的耸立,守护着那段曾经的历史。塔是后人修的,是为保护这段残墙而建。城里没有古建筑,统一整齐的民房。据说城头的墙土曾被这里的乡民挖去盖了房子。多么悲哀啊,一锨下去,一段历史就化为了尘灰。在城墙下,我看到一堆白骨。那是曾经压在城墙下的尸骨,被农户挖土时暴露出来,就这样在寒风凄雨中被风干露宿。这个曾经设置过大月氏和单于王行宫的地方,默默凭吊,传唱着千年悲歌。

  宋轩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